抗战时期镇原解放区的冬学运动
发布时间:2018-05-09 来源:政协办 作者:何等强 责任编辑:王怡文 点击次数:
恢复窄屏
  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之后,日本为了对抗英美等国家,进一步加紧了对中国矿产资源的疯狂掠夺,并在占领区推行“治安强化”和“清乡”运动,实行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相结合的“总力战”,力图吞并全中国。加之国民党顽固派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包围封锁,使得陕甘宁边区和各抗日根据地陷入了严重的困难时期,解放区面临着最为严峻的考验。然而,我国人民大众文盲多,文化程度低下与抗战的需求形成矛盾,这尤其表现在直面抗战的西北、华北、华东、华中等抗日根据地。为了巩固抗日根据地,打退日本帝国主义的疯狂侵略,提高广大干部和民众的政治思想觉悟,更好地了解和执行党的抗战政策,增强克服困难、争取胜利的信心,中共中央要求在陕甘宁边区和各解放区民众中开展“冬学”运动。
  所谓“冬学”,顾名思义,就是利用冬季空闲时间实施的民众补习教育。这种教育形式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宋代诗人陆游在《冬日郊居》一诗中就有“儿童冬学闹比邻,据案愚儒却自珍”之句,并自注曰“农家十月,乃遣子弟入学,谓之冬学。”由此可见,“冬学”这种教育形式在我国宋代就早已出现。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和各抗日根据地开展的“冬学”运动,就是组织人民群众等参加“冬学”学习,利用识字、学文化、讲故事等方式,提高广大民众的文化水平和政治水平,灌输与启发民众的民族抗战意识,增强广大人民群众抗战必胜的信心和决心。
  1937年12月22日,陕甘宁边区政府举行主席团会议,即决定大办冬学,扫除文盲。随后,陕甘宁边区颁布了一系列文件、条例、指示和法令,指导冬学运动的开展,掀起了冬学运动的高潮。1941年10月,镇原县政府根据陇东地委、专署关于冬学问题的联合通知精神,成立了冬学委员会,举办冬学,识字扫盲。当年,镇原县即办起冬学3处。冬学均设在初小,初小校长兼任冬学校长,共有学员64名,集体住校、办灶,专职教员上课。镇原的冬学一般设在村里人口比较集中的地方和小学校里,或者按照人口稠密来确定,人口多的地方,每乡办一个;人口少的地方,以区为单位,或几个乡为单位办一个。每年九、十月份,由各级党政机关和群众团体发出开展冬学运动的指示,成立各级冬学委员会着手筹备。十一月底或十二月初开学,次年二三月份结束,上课时间大约有三、四个月。教育对象多是失学的成年男女。冬学的教员有的是小学教师兼任,有的是动员本村有文化的人义务担任(称义务教员),也有的是请驻地机关的人员担任。另外,小学生也经常担任冬学的“小先生”。冬学课程,除了主要识字外,还传授群众所迫切需要的卫生常识、珠算等,实际上是农民做什么,冬学就教什么。这样农民就学得有兴趣,容易学,学了也用得上。除了上课以外,还更多的采用多种多样的为群众喜闻乐见的教育形式,如秧歌、社火、快板等,并与农村的文化娱乐、群众习惯情绪相结合起来。
  随着冬学运动的深入开展和实践,此后的冬学改变了以往的行政命令做法,停止学习新文字(拼音文字),根据山区人烟稀少、居住分散的特点,采取了夜学、识字组、读报组、俱乐部、民教馆等灵活多样、方便群众的组织形式,广泛吸收群众参加学习,以“成为群众生活中最大问题的生产与卫生两项知识”,“构成读、写、算的主要内容”, 对社会教育进行整顿提高,促使其向更富有实效的方向发展。通过采取说服教育、劝导入学的方法,广泛动员群众自愿参加文化学习,并把学习文化和群众的实际生活、生产需要结合起米,从实际出发安排教学内容。教材主要有《民众识字课本》《日用杂字》《庄稼杂字》《卫生课本》等,并根据实际需要进行了增减,重点介绍庄稼栽培、纺线织布、妇婴卫生、珠算记帐、公文知识等内容。同时,在教学组织形式上,采取灵活多样、方便群众的方式,有全天冬学、半日冬学、冬学夜校、成人冬学、儿童冬学、妇女冬学、放牛娃冬学、文武冬学、一揽子冬学等等。另外,还广泛成立了读报组,既学习时事政治,又学习文化知识。冬学教学方法丰富多彩,很讲实效,根据内容和对象不同,除课堂教学外,还大量进行田间地头、村边院落、分散集中教学,以及学员互教、看图识字、见物识字等形式,非常生动活泼。冬学的经费不多,主要就是开支买灯油和粉笔的钱,一般由本村农民自筹解决。每年的冬学结束后,一部分学员转入民众学校继续学习,大部分学员则被组织进各种形式的识字组(班)中分散学习。1942年11月16日,《解放日报》刊载了杨洛夫的《镇原冬学》一文,全面系统地介绍了镇原冬学开办的成绩和经验。据有关资料统计,到1944年年代,镇原县成立冬学101处,有学生2181名;夜校31处,学生488人;识字组10处,参加690人,其中女冬学4处,学生83人。到1945年,镇原冬学发展到120余处,参加学习的青壮年2300多人;识字组27处,参加207人;读报组57处,参加514人。经过一个冬天的学习,每人识字500多个,会认、会写、会讲的有210人。
  由于冬学运动的开展,抗战时期镇原的社会教育成绩显著,解放区15岁以上、40岁以下的群众当时都以入冬学扫盲识字为荣,凡参加的一般识字500左右,会认、会写、会讲,不少人识到1000多字。正如王老九在《张玉婵》一诗中所说:“秋收冬藏民消闲,她在冬学把书念,两月识字整五百,攒下知识常使唤。”广大群众通过学习文化,开始从愚昧落后的状态中解放出来,树立了新思想、新道德、新风尚,不少群众成为有一定政治觉悟和文化知识的新型农民,大大激发了镇原民众的觉悟,促进社会教育的蓬勃发展,推动了解放区的建设事业。
  在镇原的冬学中,办的最好、最有成绩的当数刘家城妇女卫生冬学。刘家城妇女卫生冬学,是镇原县政府1943年冬试办的一处妇女冬学。对于试办妇女冬学能否成功,人们心里没有把握。1944年农历十月初,冬学教员李滨珠(延安大学学生)被分配到刘家城,当时县政府给她的任务是“按照自愿原则,把妇女组织起来。”于是,她协同村主任,挨家访户,根据了解的情况和群众意见,采取了上门教学、分村巡回的办法,“不误生产,在热炕上就把字认了”!结果,在半个月内,学生由6人逐渐增加到26人。后来,她了解到该村54个妇女中就有43人患有严重疾病,儿童死亡率高达60%的严重情况。于是,从旧历十一月起,冬学又转变为以卫生为主,给妇女们讲解卫生知识,讲解新法接生。为了使卫生冬学顺利开展,他们召开了村长、校董、教员联席会议,详细讨论了冬学发展的问题。经过认真讨论,大家一致同意了妇女冬学“卫生第一,识字第二”的方针,同时又具体确定了“妇女卫生第一,一般卫生为辅”,从卫生教学中进行识字的原则。这样,既识了字,又接受了卫生教育,一举两得。由于妇女卫生冬学抓住了农民希望“多子多孙”的心理,因此,妇女冬学讲卫生的消息在刘家城、高庙等地迅速传开了。随着方针的转变,人数的增加,刘家城妇女卫生冬学的组织形式也有所改动,他们规定8岁至15岁的女子,以识字为主,卫生为辅;16岁至35岁的妇女以卫生为主,识字为辅;年纪大些的专讲卫生;对于儿童,除主要教识字外,则辅之以一般卫生常识教育。讲授的内容,按每人情况不同而分先后轻重。到冬学结束时,许多妇女已经能够用新的卫生知识来指导自己的生活。
  刘家城冬学,自愿组织起来,巡回指导教学,以卫生知识为主要内容,完全照顾了群众的利益,办在了群众的心坎上,受到了群众的欢迎。正如冬学积极分子冯玉梅所说:“识字好,卫生更重要,旧法接生,生一个死一个,不讲卫生,将来还有谁来念书呢?”这的确是代表了群众的一句心里话。当时,还流传着“吃了饭,洗了锅,抱上娃娃上冬学”这样的歌谣,这正是广大妇女积极参加冬学学习的真实写照。
  抗战时期镇原的冬学运动,使人民群众的文化水平和政治思想觉悟得以提高,在识字、读报、讲演、关心国家大事等方面取得了很大进步,这是中国共产党在抗战困难时期改造群众传统文化所进行的一次成功尝试,为解放区克服困难、争取抗战的最后胜利,奠定了扎实的群众基础和文化基础。
分享给好友阅读:
主办:镇原县人民政府 承办:镇原县政府信息化工作办公室 地址:甘肃省镇原县城关镇中街21号 
电话(传真):0934-7121808 邮箱:zyzfbxx@163.com 邮编:744500 
陇ICP备07001201号 网站标识码:6210270009 甘公网安备 62102702000101号